李荣寿:只有信仰人民 才能领导人民

40344路com

2018-10-18

李荣寿:只有信仰人民才能领导人民http://:03:08 来源:  【字号】  读《大道之行----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社会主义》有感 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、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主任潘维为《大道之行----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社会主义》一书作序,序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办中国的事必须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,中国共产党只有信仰人民才能领导人民。 ”本书不断告诫我们:一旦脱离了人民,中国共产党将成为“泥足巨人”,只有去动员和组织群众,党才能成为党而非脆弱的行政机器。   看到这,我陷入思考:“人民”是怎样一个群体?“群众”是否就是“人民”?如何让人民真正成为我们党的根基,从而避免我们党成为“泥足巨人”?  过去三十年,我们国家在经济上取得了长足发展,但我们的底子还是薄的,我国人均GDP与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相比,仍有很大的差距。 落后的生产和生活方式是根本原因,高速发展经济是我国解决落后问题的根本。

  然而,在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之后,我们却又遇到了不能回避的问题:为什么群众的生活质量提高了,但生活却愈加艰难了?为什么经济发展水平提高了,劳动大众的文明素质却愈加低了?为什么社会事业突飞猛进,许多地方的群众与党和政府的距离却愈加远了?这些都将归结为一个核心问题:共产党搞革命需要人民,但搞建设是否不再需要人民而只需要资本家和资本?  毛泽东说过:“人民,只有人民,才是创造世界的动力。

”什么是人民?群众只有组织起来了,才能组成人民;有了人民,才有人民的权力和权利;有了人民的权力和权利,才能当家作主去维护人民的权益。

我想这就是“人民”与“群众”的区别。 “人民”与“群众”相比,更具有政治色彩。 我们党“一切为了群众,一切依靠群众,从群众中来,到群众中去”的群众路线,正是号召我们要深入群众,了解群众,发动群众,组织群众,群众组织起来了,成为了利益共同体,这才会有了人民。

有了人民的支持,我们党的政策才能落到实处,反过来造福人民,形成良性循环。

  过去我们在经济政策上,强调市场机制与政府干预的抽象两分,却忽略了第三方,即百姓的要求。

只要忽略经济是“经世济民”,我们就永远说不清市场与政府的关系。 当我们在追求“一流”的大学和医院时,生活起点的公平就越来越少,生命终点的公正也越来越少。

  过去我们在社会政策上,强调个体的“以人为本”而忽略传统的“以民为本”;强调行政体系机械的“网格化覆盖”而非把群众组织起来“参与”。

没有了自己的、有机的自然社区组织,还被行政“覆盖”,人民当家作主就成了空中楼阁,政府要管的事就越来越多,责任越来越大,导致了五个方面的严重后果:一是政府该集中精力去做的事没做好,太多精力牵扯在了原本应该交给社会去做的地方;二是有组织的科层体系面对无组织、无权力的群众,政府官员胆大妄为甚至贪污腐化问题必然出现;三是日常生活中缺少组织的群众被迫人人自保、自私自利,于是占彼此和公家便宜、公德沦丧、人人不满,一盘散沙等现象必然出现;四是现代化成果惠及的人越来越少,高素质属于少数人,群众就不再信任党和政府,不再与党和政府同心同德,就对社会上一些反对党的言论听之任之了;五是群众生活中的“小事”无组织处理机制,缺乏公正,群众必然无赖化,就会同情和效仿“钉子户”,就让政府疲于维稳,迫使政府也无赖化,经济建设的“大事”就办不成了。 许多地方因为征地拆迁问题影响建设“大事”的现象难道还少吗?  人民最可敬,人民最可畏,人民最可亲。

我们不动员群众、依靠组织起来才会有的人民,不信仰人民的力量,我们党和政府必然失去执政的根基。

根烂了,我们党和政府就成了“泥足巨人”,我国就可能陷入“中等收入陷阱”。   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 只有扎根于普通百姓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才能长久生存。

归根结底,只有信仰人民,才能领导人民!  市委党校第28期县处级干部进修班李荣寿。